1. <center id="xaugs"><table id="xaugs"></table></center>
    <wbr id="xaugs"></wbr>

  2. 檢察機關依法懲治涉網絡黑惡犯罪典型案例(案例四)
    2023/04/19

    【關鍵詞】 

    惡勢力犯罪集團??網貸??“軟暴力”催收??尋釁滋事

     【要旨】

     行為人針對債務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催收行為超過法律允許的限度,使用從網貸公司獲取的欠款人手機通訊錄信息,滋擾、糾纏、辱罵、威脅、恐嚇債務人以及與債務無關的第三方,情節惡劣,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的,應當認定為尋釁滋事罪。有組織地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軟暴力”催收行為,符合惡勢力犯罪集團認定標準的,應依法認定為惡勢力犯罪集團。在依法嚴懲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軟暴力”催收行為的同時,應當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依法妥善處理涉眾犯罪案件。

    【基本案情】 

    被告人趙某,北京元?;壅\金融服務外包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元海公司”)法定代表人。

     被告人郭某煥,元海公司副總經理。

     被告人鄭某波,元海公司催收部負責人。

     其他39名被告人基本情況略。

     2015年4月以來,趙某先后成立元海公司及多家關聯公司從事網絡貸款催收業務,依托公司形成了一個以趙某、郭某煥為首要分子,包括部門負責人、高級主管、高級組長、培訓師、催收員等人組成的多層級、組織嚴密的非法催收惡勢力犯罪集團。

     2015年4月至2019年4月間,元海公司業務員在催收過程中,采用發送PS淫穢圖片、群呼、使用轟炸軟件發短信等“軟暴力”手段,對欠款人及其緊急聯系人、通訊錄聯系人進行滋擾、言語辱罵、威脅、恐嚇。被害人涉及全國大部分省份,偵查機關取證被害人達700余人。上述行為造成廣州市公安局某城區分局及某派出所、湖北省隨州市某醫院及120急救中心等眾多單位和個人無法正常工作,眾多被騷擾人員因此產生恐懼心理,導致家庭矛盾,工作、生活受到嚴重影響。經審計,2017年至2019年,該公司催收員通過上述方式收取服務費1.87億余元,待收服務費1.13億余元,公司所收服務費部分用于公司運營及以工資、業績提成等名義發放給各催收人員等。

     本案由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偵查終結移送北京市昌平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2020年1月23日,昌平區人民檢察院以趙某等人涉嫌尋釁滋事罪且屬于惡勢力犯罪集團對42名被告人提起公訴。2020年7月29日,昌平區人民法院判決趙某犯尋釁滋事罪,并采納檢察機關量刑建議,判處趙某有期徒刑七年,并處剝奪政治權利一年,罰金人民幣一百萬元;判決其他41名被告人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六至一年五個月不等,或并處罰金的刑罰。一審宣判后,所有被告人服判未上訴。

     【指控與證明犯罪】

     (一)本案涉網貸“軟暴力”催收行為構成尋釁滋事罪。一是本案針對債務人的“軟暴力”催收行為超過法律允許的合理限度,屬尋釁滋事違法犯罪行為,應當被刑事處罰。法律為保障民事行為中各方主體的權益,維護公平公正的交易秩序,設置了諸如協商、仲裁、訴訟等糾紛解決規則、制度。催收作為解決債務糾紛的一種方式,亦應當按照法律允許的方式進行,不得超過合理限度。本案被告人為了催收欠款,不分時段,長期采用頻繁撥打電話、群發短信、組織群呼、使用手機轟炸軟件等手段給欠款人施壓,有的咒罵欠款人家人,威脅上門砍人,以其家人安全相威脅;有的一天甚至發上千條驗證碼信息進行短信轟炸;有的把經過PS的欠款人裸照發送給欠款人親友,并配上辱罵文字,踐踏他人人格尊嚴。上述行為嚴重違反了《互聯網金融逾期債務催收自律公約(試行)》關于“催收人員…不得采用恐嚇、威脅、辱罵以及違反公序良俗的語言或行為脅迫債務人及相關當事人”等規定,催收手段違反行業規則,也為法律所不容許。有些受害者不堪忍受“軟暴力”催收行為的影響向相關網絡平臺進行投訴,也有受害者向公安機關等有關部門進行過投訴和舉報,有關部門對此進行過批評制止,但催收公司仍未改正,繼續實施非法催收行為。二是本案中催收人員使用從網貸公司獲取的欠款人手機通訊錄信息,騷擾、糾纏、辱罵、威脅欠款人的親友甚至普通聯系人,系尋釁滋事。網貸公司放貸時,預設霸王條款,以極小文字設置貸款人同意網貸公司收集個人通訊錄數據等信息的格式條款,在未充分提示貸款人的情況下收集個人手機通訊錄數據等信息,違反了民法關于訂立合同時提供格式條款一方應合理提示的規定。催收公司使用其獲取的與債務無關的個人、單位的聯系方式,對無關的個人、單位發送帶有威脅、辱罵內容的短信和持續不斷的電話騷擾,侵害了第三方的隱私、生活安寧以及工作秩序。三是上述對債務人以及債務人以外的第三方實施的非法催收行為,達到了情節惡劣,破壞社會秩序的程度。本案“軟暴力”催收時間長、次數多。催收人員針對個人用“呼死你”之類的惡意軟件進行短信、電話轟炸、辱罵。涉案催收公司,雇傭300余名催收員,每個催收員打電話的總次數、發送短信的條數數以千計、萬計。本案“軟暴力”催收受害者總數超萬人,被害人分布地域廣,涉及全國32個?。ㄗ灾螀^、直轄市)。受害者中包括欠款人本人以及與債務無關的個人、單位。本案“軟暴力”催收造成嚴重后果,社會危害性大。催收公司通過發送帶有侮辱、威脅、辱罵等內容的短信和持續不斷的騷擾等催收行為既給被害人個人造成心理強制,又嚴重影響個人及單位正常工作、生活和社會秩序。如被告人對廣州市某派出所輔警進行電話催收,惡意占用報警電話線路,騷擾辦公電話19小時有余,甚至威脅電話“轟炸”該公安分局20余個派出所的值班室電話。又如湖北省某醫院一后勤人員網貸逾期,催收人員遂對該醫院各科室(包括急診)進行電話“轟炸”,造成120急救室無法工作。

     (二)本案有組織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軟暴力”催收構成惡勢力犯罪集團。一是被告人多人多次實施網絡“軟暴力”催收,有明確的糾集者,骨干成員相對固定,成員眾多,存續時間較長,符合惡勢力組織的組織特征。為實施非法網絡催收,2015年4月以來,趙某先后成立并控制元海公司及多家關聯公司,下設催收部、質檢部、招聘部等工作部門,催收部分設30余個催收組,招募300余名業務員,整個組織以公司形式運營,逐步形成了以趙某、郭某煥等人為首,包括部門負責人—高級主管、高級組長、培訓師—催收員組成的規模較大、層級分明,骨干成員相對固定,相對穩定的犯罪組織。該案催收公司人員長期通過電信網絡有組織地采取“軟暴力”手段滋擾、威脅、恐嚇、辱罵他人,足以使他人產生恐懼、恐慌、困擾進而形成心理強制,尤其是惡意滋擾與債務無關的人員,屬于為非作惡、欺壓百姓。該案催收公司人員采取“軟暴力”催收行為,違法犯罪次數多,涉及的侵害對象多,違法所得數額巨大,嚴重擾亂社會秩序。如有個別欠款人在持續不斷的催收騷擾下,精神失常、抑郁甚至產生自殺傾向。催收員還利用電話“轟炸”派出所、醫院等單位,嚴重破壞了單位正常的工作秩序,社會影響較為惡劣。二是有組織地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軟暴力”催收,構成惡勢力犯罪集團。該惡勢力組織實行公司化運作,公司雖在內部設立合規部但流于形式,公司管理人員對催收人員進行催收話術和催收方式培訓,對催收人員實施惡意催收有明確授意,公司控制人和高級管理人員定期組織中高層人員召開例會,研討催收情況并按催收業績嚴格考核催收員,組織成員對實施“軟暴力”催收存在共同故意,屬于為共同實施犯罪而組成的較為固定的犯罪組織。綜上,該犯罪組織符合惡勢力認定條件,同時符合犯罪集團法定條件,應認定為惡勢力犯罪集團。

     (三)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分層處理涉眾型犯罪。對于犯罪嫌疑人眾多的“軟暴力”催收案件,檢察機關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依法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對于催收工作的實際控制人、主要部門負責人、作用較大的催收員,依法予以從嚴懲處;對于實施違法催收行為次數少、違法所得少,能夠主動退繳違法所得,認罪悔罪態度好,如實供述本人及上下游同案犯的行為,對案件的偵破和犯罪事實認定起重要作用,社會閱歷少的剛畢業學生或務工的年輕人,屬于初犯、偶犯等,本著教育挽救的方針,依法予以從寬處理。

     【典型意義】 

    信息化時代人們的正常生活難以離開網絡,信息網絡的快速便捷性導致滋擾、糾纏、辱罵、威脅行為成本低,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軟暴力”催收具有傳播快、強度大、危害嚴重等特點。行為人可以不分時段、不分對象不間斷實施滋擾、威脅等行為,制造、編造的欠款人負面信息、泄露的個人隱私在網絡空間傳播迅速,范圍廣泛,對當事人人格尊嚴、生活秩序造成嚴重損害。檢察機關應當深刻認識非法催收行為的趨勢變化,高度重視該類行為的危害性,切實加強與公安機關等部門的協作配合,及時收集處置群眾反映的問題線索,打早打小,除惡務盡。 

    同時,懲治“軟暴力”催收并不是保護、放縱“老賴”,目的是規范催收方式,打擊“軟暴力”催收這一越界手段行為,維護正常的糾紛解決秩序和網貸市場秩序。對于確實有合法債務糾紛,要區分“軟暴力”催收的具體情節、后果的嚴重程度,視情分別采用行政手段或刑事手段予以打擊治理。要重點打擊違法違規獲得、利用公民個人信息,尤其是針對債務人之外的其他人員的滋擾、威脅、恐嚇行為。

     

    (轉自最高人民檢察院官方網站)


    免费人成视频X8X8入口蹭一蹭,日本成本人片免费高清,久久人妻av中文字幕,国产成人精品久久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