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enter id="xaugs"><table id="xaugs"></table></center>
    <wbr id="xaugs"></wbr>

  2. 檢察機關依法懲治涉網絡黑惡犯罪典型案例(案例三)
    2023/04/19

    【關鍵詞】 

    惡勢力犯罪集團??網絡新媒體??線上線下相結合??軟暴力??敲詐勒索??強迫交易

    【要旨】 

    對于有組織地利用自媒體等信息網絡平臺,采用線上線下相結合方式,以曝光負面信息或不實信息相威脅或曝光相關信息后提供有償刪帖服務等方式,多次索要他人財物或強迫提供服務、銷售商品,嚴重侵犯他人人身和財產權利,擾亂社會秩序,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的,依法認定為惡勢力組織。對于以威脅手段索要他人財物或強迫提供服務、銷售商品,應當從被害方是否有涉案服務或商品的正常需求、行為人是否實際提供服務、商品服務及其對價是否合理、主觀目的和侵害的法益等方面準確區分認定為敲詐勒索或強迫交易。 

    【基本案情】 

    被告人袁某厚,安徽省六安市徽網廣告傳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徽網公司”)法定代表人、六網論壇負責人。 

    被告人何某菲,六網論壇綜合部主任、業務部經理。 

    被告人李某,六網論壇辦公室主任、業務部經理。 

    其他6名被告人基本情況略。 

    2013年3月,被告人袁某厚注冊成立徽網公司,擔任該公司法定代表人。同年5月,袁某厚從他人處接手經營六網論壇自媒體網站平臺,該平臺未取得新聞服務許可,不具備新聞采編、發布資質。2013年至2020年6月,袁某厚為謀取不法利益,陸續招募被告人李某、何某菲等人進入徽網公司,并將人員分配至編輯部、綜合部、辦公室等部門,明確各自分工,配發六網論壇工作證,購置設備。其間,袁某厚利用其六安市機關效能建設監督員等兼職身份,指使安排李某、何某菲等人搜集六安市境內相關單位或個人的負面信息,利用六網論壇網站平臺,通過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方式,以曝光負面信息或者不撤回、刪除負面信息相威脅,有組織地利用網絡信息要挾、恐嚇他人,長期實施敲詐勒索、強迫交易、尋釁滋事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擾亂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較為惡劣的社會影響,形成了以被告人袁某厚為首要分子,被告人李某、何某菲為重要成員,被告人程某等5人為一般成員的惡勢力犯罪集團。 

    被告人袁某厚等人為謀取不法利益,通過采訪拍攝、網絡轉載、網友舉報等途徑獲取六安市境內企事業單位、政府部門等負面信息后,以曝光相要挾,要求被害方與六網論壇掛靠的徽網公司簽訂制式宣傳合作協議,以收取宣傳費的方式敲詐被害人錢財。協議到期時,袁某厚等人再次要求被害人續簽,長期勒索“宣傳費”。2013年至2020年6月,袁某厚單獨或伙同其他被告人先后實施91起敲詐勒索犯罪,涉案金額共計279萬余元。 

    2013年7月至2020年5月,被告人袁某厚等人以曝光負面新聞等威脅手段,強迫M中學等6家單位從袁某厚等人處購買煤炭、拓印紙、接受宣傳服務,其中袁某厚涉案金額共計845萬余元。2014年至2019年,袁某厚多次恐嚇多名個人和單位,嚴重影響他人的工作生活、生產經營,情節惡劣。 

    本案由安徽省六安市公安局金安分局偵查終結移送金安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2020年11月8日,金安區人民檢察院將該案向金安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經開庭審理,2021年2月4日,金安區人民法院判決袁某厚犯敲詐勒索、強迫交易、尋釁滋事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七十萬元。判決被告人李某、何某菲等3人犯敲詐勒索、強迫交易、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十個月至五年八個月不等,并處罰金的刑罰;判決其他5名被告人犯敲詐勒索、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十個月至六個月不等,并處罰金的刑罰。被告人不服判決提出上訴,2021年6月24日,六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二審判決,對定罪量刑維持原判。

     【指控和證明犯罪】 

    (一)依法審查,準確區分敲詐勒索、強迫交易罪。本案的主要犯罪方式為袁某厚等人在未取得新聞服務許可的情況下,利用兼職監督員身份、使用密拍設備搜尋六安市境內企事業單位、政府部門或個人的負面信息,通過曝光負面信息相威脅,或者在其控制的自媒體發帖炒作后,在被害方要求刪帖時明示或暗示對方與其簽訂宣傳服務合作協議或購買指定商品等方式,迫使被害方給予財物、簽訂服務協議或購買商品,獲取非法經濟利益。檢察機關共起訴敲詐勒索事實91起,強迫交易事實6起。被告人及其辯護人提出,部分按照敲詐勒索起訴的事實存在自愿、真實、正常的交易,不應當認定為敲詐勒索罪,即使構成犯罪,也應當都認定為強迫交易罪。檢察機關認為,敲詐勒索和強迫交易都可以表現為通過暴力、威脅手段,使被害人產生恐懼心理,進而違背真實意愿作出某種行為。結合案件事實,重點從以下三個方面對兩罪認定進行了區分。 

    一是被害方是否存在對涉案服務或商品的正常需求。本案涉及的服務或商品主要是袁某厚等人依托六網論壇等網絡平臺提供的“宣傳服務”以及煤炭、用紙等商品。被害方大部分為政府部門、中小學校、醫院等事業單位以及少部分公司企業,在案證據表明,大部分單位對網絡平臺宣傳沒有需求。如有的被害政府部門表示,其本身沒有宣傳推廣需求,即使有也主要與官方電視臺、報社聯系,且均為免費;有的被害農村中心小學,本身不需要做推廣宣傳;有的當地較大的醫院、企業知名度較高,對六網論壇這種用戶量較少的小平臺沒有宣傳需求。被害方之所以同意與袁某厚等人合作,是基于對袁某厚等人惡意曝光負面信息及其惡名的恐懼,相關的宣傳服務需求系袁某厚等人通過脅迫方式強加,不屬于正常需求。涉案M中學、六安市裕安區城南鎮某羽絨公司等被害方對煤炭存在正常需求,之前從他處購買煤炭,在已有長期固定供煤渠道的情況下,被迫轉從袁某厚等人處購買煤炭,符合強迫交易罪的犯罪構成。

    二是是否實際提供服務、商品以及對價是否合理。簽訂宣傳服務協議后,絕大部分被害方未獲得袁某厚等人的有效服務,或者服務與對價嚴重不成比例。袁某厚等人提供的所謂“宣傳服務”包括:在六網論壇這樣一個用戶量、人流量得靠員工刷數據的小平臺上掛字幕橫幅廣告,幫被害方刪除該論壇上的負面網帖,復制粘貼被害方介紹文字到論壇帖子中。這些服務與動輒上萬元的服務費對價不匹配。而對于涉案某置業公司,六網論壇提供了現場采編發布該公司相關活動、微信公眾號全年推廣等較為實質的服務,故對該起事實定性為強迫交易罪。

    三是主觀目的和侵害的法益是否存在不同。敲詐勒索是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直接侵害他人的財產權益;強迫交易侵犯的是正常、有序的市場交易秩序。本案以曝光負面信息等相要挾簽訂宣傳服務協議并獲“宣傳費”的有關事實中,行為人主觀上就是以非法占有他人財物為目的,而不是提供服務,實際也未提供有效服務。在強迫購買煤炭等商品的事實中,行為人主觀目的不是直接占有他人財物,而是通過擾亂正常的市場交易行為的方式獲取不正當利益,被害方并沒有明顯的財產損失。綜上,將確有商品和服務需求且實際提供了商品、服務,對價在合理范圍內的,基于威脅被迫從行為人處購買上述服務和商品的6起事實認定為強迫交易,其他事實認定為敲詐勒索。

    (二)依法認定惡勢力犯罪集團。一是從組織特征上看,袁某厚等人以公司為形式,經常糾集在一起,共同故意實施多次犯罪活動。該犯罪組織以威脅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區域內多次實施犯罪活動,時間長達七年之久,已形成以袁某厚為首要分子,何某菲、李某作為較為固定的成員,程某等人作為一般成員的穩定組織,人數較多,有明確的層級、分工、紀律及行為模式,獲利由袁某厚以工資、提成等形式分配。二是從行為特征上看,該犯罪組織采用“線上”及“線下”相結合的方式實施威脅、恐嚇、滋擾等“軟暴力”犯罪。一方面針對負面信息未按正常程序向相關部門反饋,“線上”有組織地惡意炒作曝光,通過六網論壇宣傳造勢給被害方造成極大的心理壓力和形象負擔,令被害方不得不忍氣吞聲,簽訂不對等的宣傳協議或購買商品才息事寧人。另一方面,“線下”在不具備新聞采編資質等情況下,攜帶拍攝設備到相關單位、公司采集信息,擾亂辦公秩序,甚至當面恐嚇威脅。如,袁某厚等人闖進被害的某糧油公司進行拍攝,刻意選擇在315消費者權益保護日前夕通過惡意剪輯,無中生有,對被害公司進行恐嚇,市場監管部門為避免形成惡劣影響,不得不對被害公司下令停業整頓。三是從社會危害性特征上看,七年來,被告人袁某厚一伙持續敲詐多家單位和個人,作案90余起,斂財260余萬元;強迫M中學向其購煤800余萬元;非法發布不實帖文恐嚇威逼基層干部,嚴重影響他人生活工作;多次滋事恐嚇某糧油公司致使其停業整頓、客戶流失、產品退貨,造成嚴重經濟損失。該集團成員在六安市較大范圍、多個行業為非作惡,擾亂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符合惡勢力團伙特征。四是多人共同實施犯罪,形成犯罪集團。在具體實施敲詐勒索、強迫交易等犯罪過程中,袁某厚負責指揮、分工,也經常直接參與,李某、何某菲等人接受袁某厚的指使、安排具體實施犯罪,被告人之間存在共同的犯意,袁某厚等人已經形成了固定的犯罪組織,符合犯罪集團特征。綜上認定袁某厚等人屬于惡勢力犯罪集團。認定犯罪集團成員過程中,結合員工的從業時間、職務職責、參與犯罪的次數進行嚴格區分,對于從業時間一年以上、曾擔任編輯部主任等重要工作職責、參與犯罪三次以上的,判定應當存在明知以曝光相要挾實施違法犯罪的主觀故意,認定為惡勢力犯罪集團成員。對其他普通員工,如大專畢業后應聘六網論壇僅實習兩三個月的文字編輯洪某某,鑒于其工作時間短,社會閱歷較少,結合其在六網論壇的地位、作用,認定其明知實施敲詐勒索犯罪的證據不足,最終對洪某某作出存疑不起訴決定。

     【典型意義】

     國家依法保護傳統和新媒體的新聞監督權和社會公眾的公民監督權,維護正常的輿論監督、社會監督秩序。依法懲治不具有新聞采編資質或打著“輿論監督”旗號,利用信息網絡平臺,通過有償新聞、有償刪帖、以曝光負面信息相威脅索要財物等方式實施的敲詐勒索、強迫交易等犯罪行為。對于有組織實施此類犯罪行為,嚴重破壞經濟社會生活秩序,符合黑惡勢力特征的,依法予以嚴懲,維護清朗網絡空間環境。

    (轉自最高人民檢察院官方網站)


    免费人成视频X8X8入口蹭一蹭,日本成本人片免费高清,久久人妻av中文字幕,国产成人精品久久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