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enter id="xaugs"><table id="xaugs"></table></center>
    <wbr id="xaugs"></wbr>

  2. 檢察機關依法懲治涉網絡黑惡犯罪典型案例(案例一)
    2023/04/13

    湯某甲等人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

     

    【關鍵詞】

     黑社會性質組織??網絡“套路貸”??在校大學生??網絡空間與現實社會復合危害??寬嚴相濟刑事政策

    【要旨】 

    “套路貸”是假借民間借貸之名非法占有他人財物的類型化犯罪行為。按照主客觀一致原則,對存在制造民間借貸假象、制造虛假給付事實、故意制造違約、肆意認定違約、違約金及利息畸高、惡意壘高債務、軟硬兼施“索債”等情況,綜合認定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屬于“套路貸”犯罪。對有組織地實施網絡“套路貸”犯罪活動,實施“軟暴力”催收達到與“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脅”等相當的程度,產生欺壓、殘害群眾的效果,在網絡空間和現實社會造成重大影響的,依法認定為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對以老年人、未成年人、在校學生、喪失勞動能力的人為對象實施“套路貸”犯罪,或因實施“套路貸”導致被害人及相關人員自殺、精神失常的,應該評價為在相關領域造成重大影響,依法從嚴從重懲處。

     【基本案情】

     被告人湯某甲,南昌赤之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股東。

     被告人汪某柏,南昌赤之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股東。

     被告人鄧某龍,南昌赤之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股東。

     被告人湯某乙,南昌赤之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股東。

     其他31名涉案人員基本情況略。

     2017年9月起,被告人湯某甲先后邀約被告人汪某柏、鄧某龍、湯某乙注冊成立南昌赤之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6家公司,內設技術部、市場部、風控部、貸后部等部門,依托公司形式運作,利用信息網絡,通過“任你花”“100分”等7個App平臺,采取現金貸或者虛假購物再回購形式,簽訂虛假合同,以扣除服務費、保證金、中介費名義惡意減少實際放貸數額、惡意壘高違約金等手段,向在校大學生以及大學畢業三年以內的群體實施網絡“套路貸”犯罪活動。該組織采取發送拼接被害人頭像的淫穢圖片和侮辱、威脅性短信,以及電話滋擾、短信轟炸等“軟暴力”手段,對不能按期還款的被害人及其父母、親友、同事、同學進行滋擾施壓,索取“債務”,逐步形成了以湯某甲為組織、領導者,汪某柏、鄧某龍、湯某乙等人為積極參加者,涂某玉等人為一般參加者,層級分明、骨干成員固定的黑社會性質組織。

     該組織人數較多、層級分明,有不同于一般公司的紀律規約,如部門之間禁止相互串門交流;禁止透露自己的工作內容和公司地址;貸后部門員工不得在食堂吃飯,每日催收額未達到3000元以上的員工不得吃飯;不準向公檢法子女、政法、軍警院校學生放貸等。該組織通過信息網絡在全國范圍內長期實施詐騙、敲詐勒索、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等犯罪。該組織累計放款8000余萬元,收款1.5億余元,違法所得7000余萬元,違法所得用于支持組織運轉,向組織成員發放薪酬和提成,剩余由湯某甲等人按比例分贓。該組織“軟暴力”催收共計1萬余單,導致陳某某、李某某等20余名年輕被害人自殺、自殘、抑郁、退學等,引發網絡上大量投訴,嚴重影響被害人及周邊親朋正常生產生活,影響被害人所在校園安全穩定,在網絡空間和現實社會造成重大影響,嚴重破壞經濟、社會生活秩序。

    在實施犯罪過程中,技術部被告人潘某勇、何某、彭某煊,在被告人湯某甲等人的授意下,以“任你花”App為基礎,先后開發了“100分”“52購物”“365錢包”“91購”“88商城”“9號店”6個App用于網絡貸款,并在App內植入具有竊取公民個人信息功能的子程序,在被害人通過貸款App申請貸款的過程中,該子程序即非法獲得被害人手機內的通話記錄和通訊錄內容等公民個人信息。經統計,該組織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共計370萬余條。

     本案因被害人控告至四川省樂山市公安局案發,由該局立案偵查。2019年3月28日,四川省樂山市公安局將該案移送樂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2019年5月9日,樂山市人民檢察院指定該案由夾江縣人民檢察院辦理;2019年11月21日,夾江縣人民檢察院向夾江縣人民法院提起公訴;經開庭審理,2020年8月31日,夾江縣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以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詐騙罪、敲詐勒索罪、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數罪并罰,判處湯某甲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對其余被告人以其參與之罪分別判處二十年至六年不等有期徒刑和相應的財產刑。宣判后,部分被告人上訴。2020年11月30日,樂山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指控和證明犯罪】

     (一)依法審查,準確認定“套路貸”犯罪。該案控辯爭議焦點之一為網絡無接觸型非法放貸能否認定為“套路貸”犯罪。經審查認為,被告人的行為已經形成“套路貸”閉環型特征。湯某甲等人以低息、無抵押、無擔保、快速放款等誘餌,誘騙在?;虍厴I三年以內的大學生在其App平臺借款,隱瞞被害人需要扣除高額服務費、保證金、中介費等事實,以各項費用的名義惡意減少實際放貸數額,實際扣除高達40%-50%費用,屬于“制造民間借貸假象”。采取現金貸或者在購物平臺中擬制虛假商品,由被害人高價購買、平臺低價回購的形式高貸低支,屬于“制造資金走賬流水等虛假給付事實”。對逾期被害人按照貸款金額每期、每天3%的比例收取高額違約金,通過修改平臺的提示內容惡意延長逾期天數,并不斷累加,屬于“惡意壘高還款數額”。誘使被害人在該組織控制的不同App貸款來償還之前欠款,屬于“轉單平賬”。以發送侮辱性圖片等“軟暴力”方式進行“索債”的行為,屬于“軟硬兼施索債”。比如,自殺未遂的被害人陳某某在該組織的“100分”App平臺借款,合同約定各項費用總額為借款金額的2%至6%,其借款3177元,實際扣除了高達40%的費用,到手借款為1906元。該借款分三期歸還,每期默認還款金額為1059元,每期還款期限為7天,逾期按照每日3%計算違約金。截至案發,陳某某三期借款實際逾期121天,違約金累計高達10865.34元,并被“軟暴力”催收。該組織的放貸行為體現出明顯的非法占有故意,與平等民事主體之間的民間借貸在主觀意圖、借貸方式及糾紛處理方式等方面有明顯不同,符合“套路貸”認定標準。 

    (二)把握黑社會性質組織的本質特征,準確定性打擊。該案組織特征和經濟特征較為明顯,審查的重點在該組織的行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行為特征方面,該組織的主要行為手段為“軟暴力”索債,且達到了與“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脅”等相當的程度。貸后部對貸款逾期一至九天的被害人及其父母采取電話、短信聯系的手段“索債”,對貸款逾期十天以上的被害人及其父母、親友、老師、同學、同事等發送拼接了被害人頭像的淫穢圖片及侮辱、威脅性短信,并進行電話、短信轟炸等“軟暴力”手段“索債”,對被害人及其父母、親友、老師、同學、同事等進行滋擾施壓,迫使被害人按照虛假合同載明的貸款總額歸還本金、利息及違約金等費用,牟取暴利。雖然“軟暴力”行為未直接造成被害人肉體上傷害,但長期的侮辱、滋擾、威脅給被害人及周邊親朋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壓力和心理恐懼,擾亂了正常的工作、生活、教學管理秩序。特別是該組織主要針對在?;蛘弋厴I三年內大學生這一特殊群體放貸,該群體社會閱歷和經驗少、周邊關系單純、心理承受能力差,對被害人的長期侮辱、威脅及對其周邊親朋的頻繁滋擾導致被害人與身邊親朋無法正常交往,甚至形成了比現實暴力更為惡劣的危害后果。危害性特征方面,危害性特征是黑社會性質組織的本質特征,該組織有目的地向欠缺社會經驗和還款能力的在校大學生或畢業三年內的畢業生放款,非法放貸規模大、人數多,犯罪動機卑劣,犯罪后果嚴重,嚴重破壞社會生活秩序。抽樣取證的259名被害人中,涉及全國181所院校的223名在校大學生,占比86%。從2017年9月至2018年7月間,該組織累計向全國30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10852名被害人虛假放貸8000余萬元,收款1.5億余元,違法犯罪所得高達7000余萬元。該組織“軟暴力”催收10000余筆,抽樣取證259名被害人中就有140余人被“軟暴力”催收,230名被害人親朋被滋擾。經對扣押的手機進行抽查,僅18部手機中就存有發送過的侮辱、淫穢圖片500余張。經查證的被害人中,3人自殺身亡,3人自殺未遂,3人患抑郁癥,14人被迫退學或休學、辭職,后果特別嚴重。據“聚投訴”和“華聲在線”網站統計,“聚投訴”網站涉及28個省區市129件對該犯罪組織7個App的投訴,點擊量達到了47483次,“華聲在線”僅涉及“任你花”App就有23條投訴,涉及11個不同地區,點擊量達到了289929次,在網絡空間和網絡貸款行業造成較大影響。被害人相對集中在四川、云南、陜西、重慶、湖北等地高校,對一定區域內的高校生活、教學秩序穩定造成重大影響。綜上,該組織通過實施違法犯罪活動,在網絡空間和現實社會中形成重大影響,嚴重破壞經濟和社會生活秩序,符合黑社會性質組織的危害性特征。 

    (三)分層處理,依法落實寬嚴相濟刑事政策。檢察機關依法適用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和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對組織、領導者湯某甲,積極參加者汪某柏、鄧某龍、湯某乙均提出從重處罰的量刑建議,人民法院采納量刑建議,對拒不認罪的首犯湯某甲數罪并罰頂格判處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并處剝奪政治權利三年,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對其余31名被告人依據其在組織中的地位、作用、時間長短、獲利情況、參與犯罪緊密度等情況依法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但是考慮到案件社會危害十分嚴重、情節十分惡劣,故從嚴把握從寬量刑建議的幅度,依法體現罪責刑相適應的刑法原則。同時,對社會閱歷少、參與犯罪時間短,且部分為剛參加工作或者實習的大學生,系為謀生而誤入該犯罪組織的犯罪嫌疑人,則予以區別對待,依法從寬處理。 

    【典型意義】 

    隨著移動互聯技術發展和智能手機的普及,傳統由線下實施的非法放貸等違法犯罪行為轉移到線上。相較于線下“套路貸”,雖然缺少人與人的物理接觸,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的“套路貸”犯罪滲透力更強、波及面更廣、被害人更多、針對性更強、非法所得更為巨大。犯罪嫌疑人利用非法竊取的公民信息,在索要“債務”過程中,使用各種“軟暴力”討債,手段、情節惡劣,也容易產生更為嚴重的后果。針對此類案件,要結合貸款的具體手段、情節和后果審慎判斷有無非法占有目的,進而認定是屬于“套路貸”犯罪還是屬于民間借貸或者高利貸。 

    對于在網絡上有組織地以“軟暴力”為主要手段實施犯罪的犯罪組織,要結合違法犯罪活動的次數、時間跨度、影響的范圍、針對的對象、性質、后果、侵害對象的數量、造成的社會影響及群眾安全感是否下降等因素綜合判斷,對主要針對在校學生或剛畢業大學生等弱勢群體實施的網絡“套路貸”行為,情節惡劣,造成嚴重后果的,應當依法嚴懲;符合黑惡犯罪構成要件的,依法認定為涉黑涉惡組織犯罪。

     

    (轉自最高人民檢察院官方網站)

     


    免费人成视频X8X8入口蹭一蹭,日本成本人片免费高清,久久人妻av中文字幕,国产成人精品久久综合